当前位置:云顶游戏官网 > 包装材料 > 两高:生产销售毒害孕产妇、婴幼儿假药等将重罚

两高:生产销售毒害孕产妇、婴幼儿假药等将重罚

文章作者:包装材料 上传时间:2019-11-15

以下内容来自华印软包装微信公众订阅号:rb3602000

图片 1

昨天上午,最高检发布《“两高”关于办理危害药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解释》明确了7种生产、销售假药、劣药应从重处罚的情形。其中排在第一位的是生产、销售以孕产妇、婴幼儿、儿童或者危重病人为主要使用对象的假药。据了解,该司法解释将于2014年12月1日起施行。

图片 2

制图:张芳曼

明确7种从重处罚情形

目前,危害药品安全犯罪活动在一些地方仍然猖獗,仅今年前9月,各地人民检察院审查批捕地这类案件就高达1217件,涉及1569人。
为了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两高”发布新规,这次要是有人为假药提供包材也不能幸免。

11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制定的《关于办理危害药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发布。该司法解释进一步完善了生产、销售假药犯罪的定罪量刑标准。 司法解释将于12月1日起正式施行。在18日最高检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最高检法律政策研究室副主任韩耀元表示,司法解释的制定出台将有利于统一、规范司法行为,为依法打击制售假药、劣药类犯罪行为提供明确的适用法律依据。

《解释》第一条明确了应当酌情从重处罚的情形,包括:生产、销售的假药以孕产妇、婴幼儿、儿童或者危重病人为主要使用对象的;生产、销售的假药属于麻醉药品、精神药品、医疗用毒性药品、放射性药品、避孕药品、血液制品、疫苗的;生产、销售的假药属于注射剂药品、急救药品的;医疗机构、医疗机构工作人员生产、销售假药的;在自然灾害、事故灾难、公共卫生事件、社会安全事件等突发事件期间,生产、销售用于应对突发事件的假药的;两年内曾因危害药品安全违法犯罪活动受过行政处罚或者刑事处罚的;其他应当酌情从重处罚的情形。

11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关于办理危害药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司法解释》。

近年来,借助现代生产技术手段与销售途径,生产、销售假药、劣药的犯罪行为大量出现,案件量不断上升。据最高检统计,2014年1至9月,全国检察机关共对此类案件提起公诉2524件3532人,全国法院一审结案2343件2783人,均为有罪判决。

“以上列举的这些,都是实践中易发、多发,且危害性严重的生产、销售假药的情况。这条规定体现了我们以‘零容忍’的态度打击生产、销售假药犯罪的决心。”最高检法律政策研究室副主任韩耀元说。

司法解释明确,对提供资金帮助、生产技术支持、原料辅料供给、广告宣传等帮助的人,要依法按照生产、销售假药、劣药罪共犯定罪处罚,并于2014年12月1日起实施。
小编算了一下,距离今天还有五天时间。
以下为具体条例:

2009年,最高法、最高检曾出台相关司法解释。5年之后,两高再次出台新的司法解释,加大对生产、销售假药犯罪的打击力度。

韩耀元还指出,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刑法第141条的规定,生产、销售假药罪是行为犯,只要行为人实施了生产、销售假药的行为,无论数量多少,均依法构成生产、销售假药罪。具有以上7种情形之一的,还应当酌情从重处罚。

第八条:明知他人生产、销售假药、劣药,而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以共同犯罪论处:
一、提供资金、贷款、账号、发票、证明、许可证件的;

新的司法解释共有17条,明确了生产、销售假药、劣药应当酌情从重处罚的7种情形。同时,司法解释还明确了生产、销售假药罪“严重情节”“特别严重情节”的认定标准,确定了从危害后果、犯罪数额、假药种类、犯罪主体等多方面进综合评判的原则。

细化“严重情节”认定标准

二、提供生产、经营场所、设备或者运输、储存、保管、邮寄、网络销售渠道等便利条件的;

亮点解读

韩耀元介绍,针对实践中生产、销售假药行为可能对人体健康造成的危害后果,以及这类案件取证和认证难的问题,我们总结司法实践经验,从数额、情节两个方面,分别确定了“其他严重情节”和“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认定和量刑幅度。

三、提供生产技术或者原料、辅料、包装材料、标签、说明书的;

生产假药包装盒也属生产假药

《解释》确定了从危害后果、犯罪数额、假药种类、犯罪主体等方面衡量生产、销售假药罪构成要件中的“其他严重情节”,具体包括:造成较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生产、销售金额20万元以上不满50万元的;生产、销售金额10万元以上不满20万元,并具有本解释第1条规定情形之一的;根据生产、销售的时间、数量、假药种类等。

“两高”还发布4起典型案例

2011年9月,被告人蒋某从安徽太和县李某处购买了生产假人用狂犬病疫苗所需的纸质包装盒及配套的说明书和标签等物品,并以此生产了6000余盒假疫苗。2013年3月,江苏丰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蒋某犯生产、销售假药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万元;同时判决李某犯生产假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

同时,《解释》还明确了生产、销售假药罪构成要件中“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认定标准。具体包括:致人重度残疾的;造成3人以上重伤、中度残疾或者器官组织损伤导致严重功能障碍的;造成5人以上轻度残疾或者器官组织损伤导致一般功能障碍的;造成10人以上轻伤的;造成重大、特别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生产、销售金额50万元以上的;生产、销售金额20万元以上不满50万元,并具有本解释第1条规定情形之一的;根据生产、销售的时间、数量、假药种类等。

经华印小编初步了解,4起典型案例中的其中一起与包装厂有关,在此公布,希望能给软包厂提个醒。

生产了假疫苗的包装盒、说明书、标签等物品,李某就被判犯生产假药罪,这是为什么?

据了解,刑法第141条规定:生产、销售假药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而致人死亡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可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案例:2010年11月至12月间,被告人蒋春明购买假人用狂犬病疫苗1000盒,并将其中的200盒销售给被告人李文。

针对司法实践中,有人通过声称自己“不明知”来逃避打击的情况,司法解释特别规定了生产、销售假药罪“生产”的含义,把几种行为都认定为“生产”行为,包括:合成、精制、提取、储存、加工炮制药品原料的行为;把药品原料、辅料、包装材料制成成品过程中,进行配料、混合、制剂、储存、包装的行为,以及印制包装材料、标签、说明书的行为等,从而加大了对这类犯罪的打击力度。

大夫知假买假视为“销售”

2011年9月,蒋春明从被告人李云荣处购买生产假人用狂犬病疫苗所需要的纸质包装盒及配套的说明书和标签等物品,生产假人用狂犬病疫苗6000余盒。

最高检法律政策研究室副主任韩耀元表示,近年来,药品原辅料、包装材料安全问题严重,非法生产药用辅料的现象很突出,直接导致严重的药品安全问题,各地也都出现了通过利用回收的废弃包装材料生产假药的案例。因此,新的司法解释中对生产假药的行为认定不再局限于生产药品本身,而是将印制假药包装材料、标签、说明书等行为等都定义为“生产”行为。此外,司法解释还把提供资金帮助、生产技术支持、原料辅料供给、广告宣传等帮助的人,都作为共同犯罪定罪处罚。

韩耀元表示,考虑到医疗机构及其工作人员从事生产、销售假药、劣药行为的危害性更大,为有效防止他们从事生产、销售假药、劣药犯罪活动,《解释》明确了医疗机构、医疗机构工作人员生产、销售假药、劣药应当酌情从重处罚。

2012年3月,蒋春明又从鲍克端处购买生产假人用狂犬病疫苗所用的纸质包装盒及配套的塑料托壳、说明书、不干胶标签等物品,生产假人用狂犬病疫苗6000余盒。

韩耀元表示,对生产、销售行为的重新界定可以有效应对危害药品安全犯罪行为分工明确化、链条化的特点,有利于惩治危害药品安全犯罪的外部环境条件,分化瓦解犯罪组织。

此外,《解释》还规定,医疗机构、医疗机构工作人员明知是假药、劣药而有偿提供给他人使用,或者为出售而购买、储存的行为,也应当被认定为“销售”。

法院判决:蒋春明犯生产、销售假药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6万元。
李云荣犯生产假药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并处罚金两万元。

医务人员销售假药将从重处罚

“《解释》对医疗机构及其工作人员的销售行为明确予以规定,有利于加大对此类主体销售假药、劣药行为的刑事打击力度,维护群众的生命健康安全。”韩耀元说。

读到这,您怎么看待“明知他人生产、销售假药、劣药,还提供包装的,以共同犯罪论处”这条法规的约束力?

2007年至2013年,乡村医生付某先后购买假药1000余盒,并将其中800余盒假药销售给病人,非法获利2万余元。2014年,江西铅山县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销售假药罪判处付某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缓刑两年,并处罚金3万元。

此外,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副主任胡伟新透露称,《刑法修正案》征求意见稿中准备增加规定资格刑。以后,如果医疗机构的工作人员参与制售假药,法院就可以判决禁止他将来再从事相关医疗工作。

江苏申凯包装高新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公司注册资本8000万RMB,天交所上市企业,,股权代码000057,高新技术企业,公司总投资超过2.1亿RMB,拥有20000余平方米普包厂区;拥有13000平方米的药包厂区,11000平方米的办公面积。
公司拥有二位行业顶尖研发博士,每年新增超过100多个专利,专业生产食品包装膜、化工包装膜、电子监管码防伪包装等各类彩印复合包装膜。
现位于无锡新区硕放中通路99号,毗邻上海车程2小时内。

付某因为是残疾人,且犯罪情节较轻、有悔罪表现,被从轻判处。但今后医疗机构及其工作人员销售假药将面临更为严厉的处罚。

提供技术广告宣传算共犯

文章转自

韩耀元表示,司法解释之所以规定医疗机构及其工作人员销售假药将酌情从重处罚,主要考虑到医疗机构及其工作人员从事生产、销售假药、劣药行为的危害性比普通人更大,因此,司法解释将这一情节放到了应当酌情从重处罚的7种情形之中,旨在有效防止医疗机构及其工作人员成为假药流通窗口。

据韩耀元介绍,近年已查获的案件情况显示,危害药品安全犯罪活动分工明确、链条化特征明显,生产过程隐蔽、分散,相关部门难以查清全部犯罪活动。有的行为人通过声称自己“不知道”来逃避打击,难以按照生产、销售假药、劣药的共同犯罪来追究刑事责任。

此外,司法解释还对医疗机构及其工作人员的“销售”行为进行了明确定义,规定医疗机构及其工作人员明知是假药、劣药而有偿提供给他人使用,或者为出售而购买、储存的行为,都将被认定为“销售”。

因此,《解释》明确规定,以生产、销售假药、劣药为目的,实施下列行为之一的,应当认定为“生产”:具有合成、精制、提取、储存、加工炮制药品原料的行为;将药品原料、辅料、包装材料制成成品过程中,进行配料、混合、制剂、储存、包装的行为;印制包装材料、标签、说明书的行为。

“解释对医疗机构及其工作人员的销售行为明确予以规定,有利于加大对此类主体销售假药、劣药行为的刑事打击力度,维护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韩耀元说。

此外,根据《解释》规定,明知他人生产、销售假药、劣药,依然对其提供资金、生产技术支持、原料辅料供给、广告宣传等帮助的人,要按生产、销售假药、劣药罪的共犯定罪处罚。

“情节特别严重”规定更为详细

“依法惩罚危害药品安全犯罪的各种帮助行为,对有效惩治危害药品安全犯罪的外部环境条件、分化瓦解犯罪组织具有重要意义。”韩耀元说。

2009年1月,新疆喀什地区莎车县两名女性糖尿病患者服用“糖脂宁胶囊”后出现疑似低血糖病并发症,相继死亡。经有关部门调查发现,两人所服用的胶囊为假药,是通过义诊形式向前来咨询的患者私售的。随后,主要犯罪嫌疑人李某、付某被公安机关抓获。2010年,喀什地区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犯生产、销售假药罪,判处李某、付某无期徒刑,并分别处罚金40万元和15万元。

韩耀元还表示,《刑法修正案》虽然将生产、销售假药罪由危险犯修改为行为犯,但对社会危害性不大、主观恶性及人身危险性较轻的行为,仍然有必要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因此,《解释》规定了出罪条款,即销售少量根据民间传统配方私自加工的药品,或者销售少量未经批准进口的国外、境外药品,没有造成他人伤害后果或者延误诊治,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

近年来,假疫苗、假胶囊等致死、致残案件屡现报端,假药对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造成了严重的危害。刑法规定:生产、销售假药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致人死亡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司法解释确定了“其他严重情节”“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认定标准。其中,致人重度残疾的;造成三人以上重伤、中度残疾或者器官组织损伤导致严重功能障碍的;造成五人以上轻度残疾或者器官组织损伤导致一般功能障碍的;造成十人以上轻伤的等8种情形,应当认定为“情节特别严重”。

■链接

快递互联网成售假重要渠道

2011年2月2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刑法修正案》,将《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生产、销售假药罪由危险犯修改为行为犯,取消了“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入罪门槛,并增加规定“有其他严重情节”和“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刑罚适用条件。随着这一法律的修改,最高法、最高检原有相关司法解释不再适用,“两高”此次颁布最新《解释》便是为了满足司法工作的需求。

韩耀元进一步解释说,近年来,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制售假药、劣药违法犯罪行为呈现高发态势。2014年1至9月,各地人民检察院审查批捕制售假药案1217件1569人,提起公诉2524件3532人;各地人民法院一审收案2860件,一审结案2343件2783人均为有罪判决。

此外,制售假药、劣药犯罪行为的产业链特征明显,查处难度加大。许多制售假药、劣药的犯罪分子形成利益联盟,有的已形成了产、供、销“一条龙”的犯罪网络,有的形成了跨省市、组织严密的犯罪团伙。而非法生产药用辅料的现象也很突出,直接导致严重的药品安全问题;各地均出现了通过利用回收的废弃包装材料生产假药的案例。

尤其需要注意的是,互联网、快递等现代物流手段成为假药流通的重要渠道。“这些新情况给药品安全监管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对上述制售假药、劣药犯罪活动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需要通过出台相应的司法解释予以明确打击。”韩耀元说。

■案例

获利1950元获刑7个月

2011年7月至2013年3月间,王美烽在明知其向江西某公司购进的“999皮炎平”“狼毒软膏”等药品是假药的情况下,仍将这些假药销售给泉州市多个卫生所及药店。销售金额为5220元,从中非法获利1950元。此后,王美烽主动回收部分假药并销毁。

今年2月27日,法院审理认为,王美烽违反药品管理法规,明知是假药仍予以销售,其行为已构成销售假药罪,判处其有期徒刑7个月,并处罚金1.5万元,追缴1950元违法所得。

做假药批发生意被判刑

2010年起,张士华在未取得《药品经营许可证》的情况下,从多个药厂购进药品后,在上海某出租屋内从事药品批发活动。2011年8月9日,公安机关在出租屋内抓获张士华,当场查获500余种待销售药品。经鉴定,现场查获的药品价值78万余元。

经鉴定,张士华购进的“人血白蛋白”“人免疫球蛋白”均系假药。2012年2月23日,法院审理认为,张士华违反国家药品管理法律法规的规定,未经有关国家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许可,无证经营药品,扰乱市场秩序,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经营罪;此外,张士华销售假药的行为又构成销售假药罪。

最终,法院判决张士华有期徒刑5年10个月,并处罚金16万元。查获的药品均予以没收。

本文由云顶游戏官网发布于包装材料,转载请注明出处:两高:生产销售毒害孕产妇、婴幼儿假药等将重罚

关键词: 云顶游戏官网